滦南新闻网 > 财经新闻 > 正文

上市银行拨备覆盖率逼近监管红线 资产证券化如何叫好又叫座

来源:http://www.guccibagja.net 17/10/14 皇冠国际

  16家上市银行的三季度业绩报告已经披露完毕,与市场人士预测相似,银行业第三季度的资产质量并未迎来拐点。而从国有大行的数据上来看,不但不良贷款率进一步升高,反映银行贷款损失准备金计提是否充足的不良贷款拨备覆盖率指标,也大幅度降低。

  近期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新增5000亿元信贷资产证券化试点规模,支持证券化产品在交易所上市交易。通过多年试点,我国已初步建立了适合国情的信贷资产证券化制度框架,信贷资产证券化市场体系亦初步形成。截至今年4月末,金融机构共发行112单信贷资产支持证券,规模近4500亿元,余额近3000亿元。

  资产证券化作为解决地方债以及银行不良信贷流动性的潜在方法,有可能成为不同风险偏好的机构投资者的下一个重要投资方向。“中国资产证券化正进入快速发展阶段。未来5年内,资产证券化存量占GDP比重将上升2%,市场规模有望达到2万亿元。”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联席院长李剑阁日前表示。

  外界对于银行业的资产质量同样担忧。《证券日报》记者统计发现,进入下半年以来,标普和穆迪已经先后下调了4家银行的评级展望,而两大评级机构给出的原因主要是“银行资产质量和资本金水平将面临更大压力的预期”。

  拨备覆盖率逼近监管红线

  根据银监会数据,截至2015年二季度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为10919亿元,不良贷款率为1.50%。第三季度监测数据虽然没有公布,但是从已经披露的上市银行数据来看,1.50%的不良贷款率很可能进一步升高。

  五大行方面,农业银行不良贷款率仍较高,其三季度末不良贷款余额为1792亿元,同比增长12.3%,,不良贷款率第三季度末达到了2.02%,比2014年年底上升了0.48个百分点,比二季度末上升了0.19个百分点。

  不良贷款率增长幅度最小的为交通银行,截至三季度末,交行不良贷款余额为528.75亿元,较上年年末增加98.58亿元;不良贷款率为1.42%,较上年年末上升0.17个百分点。

  建设银行、工商银行和中国银行在第三季度末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45%、1.44%和1.43%,分别比去年年末上升0.26个、0.31个和0.25个百分点。

  在不良贷款余额总量上,除了交通银行以外,其他四家银行都在千亿元级别,工商银行、农业银行、建设银行、中国银行的不良贷款余额分别为1714.08亿元、1791.58亿元、1499.71亿元和1290.72亿元。

  高华证券研报显示,因年初至今需求不振导致企业盈利疲软,银行业短期内不良贷款压力仍将持续。

  除了不良贷款率和不良贷款余额双升外,五家国有银行的拨备覆盖率均大幅度下降。所谓拨备覆盖率,即实际上银行贷款可能发生的呆、坏账准备金的使用比率。不良贷款拨备覆盖率是衡量商业银行贷款损失准备金计提是否充足的一个重要指标。该项指标从宏观上反映银行贷款的风险程度及社会经济环境、诚信等方面的情况。

  数据显示,截至三季度末,农业银行拨备覆盖率为218.30%,为五大行最高,但仍比去年年底下降了68.23个百分点,环比下降了20.69个百分点。

  建设银行和交通银行的拨备覆盖率分别为178.99%和165.33%,其中交通银行拨备覆盖率下降较慢,仅下降了13.55个百分点,建设银行则下降了43.34个百分点。

  根据银监会要求,贷款拨备率(贷款损失准备占贷款的比例)不低于2.5%,拨备覆盖率(贷款损失准备占不良贷款的比例)不低于150%,原则上按两者孰高的方法确定银行业金融机构贷款损失准备监管要求。

  因此,150%为银行业拨备覆盖率的红线,而国有大行中有两家银行的拨备覆盖率已经逼近这一数据,分别为157.63%和153.72%。

  四家银行评级展望遭下调

  或许是考虑到相关银行资产质量未改观的影响,标普和穆迪已经先后下调了四家银行的评级展望。

  7月份,标普称,由于资本弱化,将南京银行评级下调至“BB+”,展望为稳定。在此之前,该行的信用等级为“BBB-”。

  9月份,标普又出手,将两家股份制银行的评级展望由稳定调整至负面,以反映中国经济信用风险上升。

  10月份,穆迪将一家股份制银行的评级展望从稳定调整为负面,穆迪表示,评级展望的调整反映该行未来一至两年资产质量和资本金水平将面临更大压力的预期,这是因为该行过去两年贷款和资产增速快于同业平均水平,而且不良贷款率和90天以上逾期率均有所上升。

  在资产证券化快速发展的过程中,如何防控风险和提高市场流动性是关键。李剑阁认为,中国资产证券化所面临的风险与挑战,对现行的金融监管体制提出了新要求。首先,资产证券化的各个环节,涉及各个监管部门,这使得资产证券化成本大大提高,降低了资产证券化效率。其次,在资产证券化的发起、审批和运作过程中,信息分散在各个监管部门,造成了发行主体在监管部门套利的现象。再次,分业设立的金融消费者保护机制,使得监管部门对可能出现的损害投资者的行为相互推诿,让投资者处于弱势地位。

  中国工商银行原行长杨凯生认为,要降低信贷资产证券化的风险,并不在于一定要选多么优质的资产,关键而在于监管要严格,方法要科学,在于信息披露必须真实和完整,在于把资产证券化市场办成一个真正干净的、可信的市场。

  杨凯生指出,如果发起人、受托人、贷款服务商工作不到位,有关法规不到位,社会公众对资产证券化法律原则认识和理解不到位,都将可能造成新刚性兑付的局面。“而信贷资产证券化作为直接融资的一种形式,一旦又形成一种新的刚性兑付局面,那将是真正的风险所在。”

  除了要真正打破刚性兑付,杨凯生认为在信贷资产证券化项目的设计上,应体现信贷资产证券化业务中破产隔离和有限追溯这两个法律原则;银行在信贷资产证券化过程中如何确定更科学、更合理的比例等问题都需要研究和解决。

  同时,我国资产证券化产品主要在银行间市场发行和交易,投资者结构比较单一,导致资产证券化产品流动性较弱的问题。比如,银行间市场资产证券化产品2014年余额达2513.65亿元,但全年交易量仅为20.93亿元,交易量占比仅为银行间市场交易量的0.01%,2013年甚至无任何交易量。

  上周,瑞银将H股上市银行徽商银行2015年至2017年盈利预测下调4%至24%,目标价由3.1元下调至2.8元,并表示徽商银行上半年的逾期贷款增加了74%,反映资产质量压力增加。 证券日报记者 毛宇舟

  中央结算公司数据显示,登记托管的资产支持证券的投资者中商业银行占比达到了65.83%,公募基金、保险资金、养老金、社保基金等机构投资者受各自监管法规的限制或者投资比例约束,较少投资资产证券化产品。个人投资者更不具有参与银行间市场的资格,自然也不能投资在银行间市场发行的资产证券化产品。

  如何解决流动性这一难题?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创新监管部主任王岩岫介绍说,资产证券化现在正在向备案制改革,以提高市场效率和活跃程度。“今后银监会将继续实施备案制度,不断完善监管框架;将积极开展在交易所资产证券化业务;还将从资产证券化资本计提、发起机构约束、内部控制、信息披露要求等角度,进一步完善信贷资产证券化法律法规和监管框架,在风险底线可控的前提下积极促进资产证券化可持续发展。”

内容搜集整理于百家乐官网,不代表本站同意文章中的说法或者描述。

相关阅读:
热门
烧钱模式停止 定位低于F-150 173条违法未处理 3.0金属银/拉丁红 教育部发文指导家庭教育 官场硬约束 12岁男孩洗澡过久 被批“轻视舆论” 车辆尾气不合格交200元包过 试驾全新英菲尼迪QX50 九旬老太腹中发现7个月大死胎 日本表示将与IAEA成员国共享核事故经验教训 任性男每天餐馆买鸡腿砸地上 在长江源头过春节是一种特别的幸福 鼓励分段带薪休假 微信支付尚未回应 男子只因晚还了两天信用卡 江西吉安火车站电梯常年不开成摆设图) 上海严惩涉食品安全刑事犯罪 报告建议完善破产配套制度中长期目标
友情链接

www.guccibagja.net 滦南新闻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2-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