滦南新闻网 > 时尚资讯 > 正文

北京地铁新票制后客流又“轮回” 女子整容失败自杀三次

来源:http://www.guccibagja.net 17/06/09 太阳城管理

  新票制后日客流锐减80万 3个多月成“轮回” 近期反超调价前 逢周五高峰日——超900万人次 地铁族回来了

  地铁调价3个多月,近两个周五单日客流总量破900万人次大关,反超调价前水平。而交通部门曾发布新票制后轨道交通日均客流下降了约80万人次,现在地铁族又回归了?

  《新闻1+1》2015年5月27日完成台本

  ——小心,专坑中国人的韩国“黑中介”!

  《法制晚报》记者上午从北京地铁官方公布的数据看,3月以来,其所属线路单日客流量明显“回暖”,但表示这属于“回到稳定状态”。

  数读 短暂“松快” 客流再反超

  记者根据北京地铁官微公布的数据显示,以周五数据为例,2014年12月28日(涨价日)之前的几个周五,北京地铁所属线路日客运量都在850多万人次以上。

  新票制执行后首个周五,受涨价以及元旦影响,日客运总量锐减至508.59万人次;今年1月第一个周五受节前客流影响,回升至815.87万人次,较于涨价前仍至少下降40余万人次,随后这种趋势一直持续。

  而从近两个月数据看,3月27日(周五),北京地铁所属线路日客运量为927.17万人次;4月3日(周五)达到958.29万人次;上周五也超过900万人次大关,均超过调价前地铁同期日最高客流。

  民意 接受了涨价 期待服务质量

  “刚涨那会儿,也想各种招,有时多一两站就多1元钱,提前下过车。”在中关村附近工作的乘客说,现在接受了涨价,在其他方面节省开支。

  记者采访乘客以及看网上评论发现,大部分乘客表示能够接受涨价,但希望能提高地铁服务水平等,比如地铁故障率是否能够降低点。

  北京地铁官微也及时发布了这一变化:进入3月以来,所辖15条线路客运量快速回升,特别是3月中旬开始,工作日客运量已接近去年同期水平。

  对此,记者上午致电北京地铁,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的客流回升是相较于前几个月,每年的情况基本都这样,基本与去年同期持平,回到一个稳定的状态。

  专家:“3个月”是个轮回?

  1995年,北京地铁客流达到5.58亿人次的历史新高,当时上地铁得有人推。1996年1月1日,北京地铁普票从0.5元调至2元,成为当时最贵的一次调价。有报道称当时年客流量从1995年的5.58亿人次下降至4.44亿人次,但经过3个月后客流又回升。

  此次地铁新一轮调价,重演3个多月后客流回升的“戏码”,“3个月”是个轮回?

  解说:

  韩国11名非法整形中介被逮捕,另有100多名被禁止出境。

  本台驻韩国记者 卢星海:

  这些非法中介吸引了中国顾客以后,将他们介绍给未在医疗机构注册的,没有具备医疗机制的整形医院。

  解说:

  赚取暴利的非法中介,铺天盖地的美丽宣传,带来的却是很多人一生的恶梦。

  赴韩整形者:

  回国所有朋友看到我吓一跳,往后退的那种。嗯

  赴韩整形者:

  她自杀三次,我也是三次。

  解说:

  《新闻1+1》今日关注:小心专坑中国人的韩国“黑中介”!

  演播室主持人 董倩:

  晚上好,欢迎您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这些年,越来越多的中国女人选择去韩国去做美容整形手术,这是个人的选择,没有人会说什么。但是,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要知道在韩国,整个国家在2014年这个国家全部拥有美容整形手术的资质的医生,加起来也就2000出头。这样几个美容整形的医生,可能连他们自己国内的对于整形的需求可能都满足不了,他们又怎么去满足蜂拥而至的中国消费者的需求呢?这个时候,各种各样的非法的东西就出现了,你比如说,没有资质的美容整形医生,非法的整形医院,还有一些无良的中介。如果一个求美者到韩国去做手术,赶上这些的话,可能她的一生也就毁了。我们今天就来关注这个话题。

  解说:

  “韩国警方抓捕专坑中国人的整形中介”,这是今天很多媒体纷纷转载的一个消息,来自韩国亚洲经济中文网的报道称:韩国警方抓获了一批非法整形中介,这些中介以中国游客为对象,非法牟利。

  本台驻韩国记者 卢星海:

  根据韩国《朝鲜日报》的报道,这次大规模的抓获一批非法整形中介,是由一名中国女性整形顾客引发的。一名A姓的中国女性顾客,通过网上的广告,找到了江南的一家整形中介,没想到中介以介绍韩国最有名的整容医生为由,向这名中国女性顾客收取了两亿韩元,相当于人民币一百二十万,这一价格比市场价格高出了近30倍,黑中介在这名中国女顾客的手术费中拿走了近90%的介绍费,首尔西部地方法院食品医药调查部以违法医疗法的罪名,逮捕了金某等11名非法整形中介,并对100余名从事非法整形中介下了禁止出境令。

  解说:

  据报道,韩国《医疗法》规定,以盈利为目的的将患者介绍给医疗机构的行为,被认为是违法的。而根据该国新修订的法案,没有加入国民健康保险的外国患者,必须向医疗机构进行申报,而韩国警方此次查获的整形中介就没有向有关机构进行申报登记,因此被认定为非法。

  卢星海:

  这些非法中介吸引了中国顾客以后,将他们介绍给未在医疗机构注册的,没有具备医疗资质的整形医院,从中获取高额的中介费。

  解说:

  根据韩媒的报道,警方将尽快对此次被捕的非法中介进行审判。报道更是指出,非法中介猖獗,使中国游客在韩国遭遇频发的医疗事故,对韩国整形技术的国际声誉造成了影响。

  卢星海:

  中国从今年年初开始,加大力度报道(中国人)在韩遭遇的这种医疗事故以后,可能韩国的整容市场有一些萎缩,所以是要整顿这个市场。

  解说:

  来自韩国官方统计,去年,中国赴韩国做整形手术的人数达到5万6千人,四年里,中国赴韩国整形的游客增加了20多倍,大量人员的涌入导致中国人赴韩国整容的事故和纠纷发生率,也在以每年以10%到15%的比例增加。

  本台记者 唐鑫:

  这里是位于首尔市中心区的明洞,是每一位来到韩国的外国游客所几乎都到访的购物地区,在这里随处可以领到像我手上拿着的这种宣传册。

  解说:

  因为很多中国人都是以医疗观光的形式赴韩国整容的,而时间限制、语言不同等障碍,大大降低了他们对整容院及中介真伪的辨别能力,黑中介大行其道。

  卢星海:

  首先是有语言方面可以沟通的这些人来组成非法的中介,也有留学过中国的一些韩国人,也有在韩国留学的中国人,也有懂语言的朝鲜族,有各种各样的人。

  解说: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非法中介工作人员表示,他们招揽中国顾客的方式主要有两种。一是与中国当地的公司合作将顾客带到韩国;二是在中国网络上通过广告大肆宣传。虽然韩国政府对中介费给出的指导价是手术费的20%以内,但非法中介的收费却高达50%至90%。

  主持人:

  这些年,人们的观念渐渐发生了变化,以前是觉得只有明星才会去整容,但是现在越来越多的普通人进入到了这样一个行列,成为整容群体的一个主体。我们不妨看一组数字,这个数字是韩国旅游发展局提供的,2014年,就是去年,中国赴韩进行医疗观光的人数,也就是说去韩国不仅做美容整形的手术,还会做一些医疗、体检等等,全包括在内,是56075人,是这么多人。那么这个数字我们对比一下5年前,2009年4725人,还不如2014年的一个零头,应该说这5年它这个增幅,可以看这个曲线是很陡的,增长很快。那么,举个例子,2012年有将近1万个中国人到韩国去做,专门去做整容的手术。

  整容应该说是患者自己的选择,但是在去之前,对于韩国这样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而且语言又不通,那么肯定要做一些准备。在这种情况下,中介也就是应运而生了,那中介这样的一个角色,它到底合法不合法,怎么去界定它呢?接下去我们去连线一位专家,中国医师协会法律事务部主任邓利强。邓先生您先给我们说一下,就是刚才我说了,就是一个是需要的人,一个是提供服务的人,分别在两国,这个时候出现一个中介,这个中介怎么去定义它?

  中国医师协会 法律事务部主任 邓利强:

  中介是求美就医者和医疗机构之间的一个桥梁,根据韩国政府的规定,这种中介是需要资质的,那么如果有资质的中介机构从事这种中介行为是受法律保护的。

  主持人:

  这是韩国一方对它的定义,那我们国家对这样的一个需要下产生的这么一个中介,我们怎么去定义它,它是不是合我们国家的法律法规呢?

  邓利强:

  北京交通运输职业学院于涛表示,涨价后,市民都是一种观望的心态,地铁客流呈现下降。但地面交通还未很好地改善,刚需客流回来使得总客流回升是必然趋势;而且人们重新优化出行方式需要一个过渡期,一般都是2到3个月。

  于涛表示,以八通线为例,客流在12月底降幅达到20%,很多人在涨价后可能会选择将租房地址搬离上班地方近的地方,起到了调整优化出行方式的效果。(记者 周超)

  中国像医疗中介这种情形,还是一个新生事物,因此,中国没有法律法规规定医疗中介需要专门的资质审批。

http://www.vertu888.com/mZnWHYMP/qRIEnqy.html

相关阅读:
热门
烧钱模式停止 定位低于F-150 12岁男孩洗澡过久 被批“轻视舆论” 在线旅游平台竞争引入“直播”筹码 迟到旷课罚千元 上海:宝马X1最高让利5.1万元 大众非理想合作伙伴 万里扬拟购吉利汽车变速器资产澳门百家乐 北京:斯柯达昕锐在售现车充足 有望近几年完成 新能源汽车迫切需要“接地气” 导致交通异常拥堵 或2016年发布 机动车污染是造成灰霾重要原因 365体育开户北京地铁6号线设备故障修复 7部门出实招增车位 全新明锐等等再买
友情链接

www.guccibagja.net 滦南新闻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2-2016